CBA冠名乱象:队名21年变11次 为2千万丢金矿

2022-05-13 11:24:52 阅读 177 views 次 作者:姚文旭

CBA冠名乱象:队名21年变11次 为2千万丢金矿



禹唐体育注:
2004年夏,在李元伟的再三坚持下,CBA冒着亏损2000万的巨大风险咬牙取消了联赛冠名商。如今,12年过去了,当年的“甘冒奇险”换来的是CBA赞助商达到创历史纪录的23家、单赛季赞助费达6.3亿。而回首望去,当年的2000万巨额冠名费已不过是蝇头小利。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眼前固守的蝇头小利总是比虚无飘渺的未来宏图来得更稳妥更有诱惑力。若不然,为何CBA绝大多数球队至今仍极力固守球队冠名这个一直都在捡了芝麻丢西瓜的吸金模式?


CBA冠名乱象:队名21年变11次 为2千万丢金矿



球队冠名造成的三大尴尬乱象


客观而言,在CBA联赛发展早期,联赛冠名和球队冠名对联赛发展也曾有着积极正面的推动作用。因为早期的CBA联赛和各队自身造血能力不足,而能够出售的高品质无形资产太少,给球队和联赛寻找冠名商无疑是最快捷的办法,而这也是球队和联赛收入的最大来源之一。假如彼时没有冠名商的慷慨解囊,CBA早期的发展恐怕只会更加艰难和不堪。


众所周知,CBA前六个赛季的商务运营权由国际管理集团(简称“IMG”)以每年360万美金的价格买断,IMG随后则通过招商来收回成本以及进一步实现盈利。考虑到CBA成立之初影响力微弱,所以IMG开创了联赛冠名的模式。但由于IMG当时将联赛冠名费用设置为1500-2000万/赛季,这也导致很多企业望而却步,CBA元年(1995-96赛季)刚开始一度出现“裸奔”(即没有赞助商愿意给联赛冠名)局面,直到打到第9轮时,IMG才说服自己的老客户英美烟草集团旗下的555香烟给联赛冠名,此后由于新推出的《广告法》禁止香烟冠名各类文体活动,所以第二年改为由希尔顿冠名。但总之,冠名商的入局解决了CBA早期的后顾之忧。


同理,CBA各队的冠名商也起到了类似的作用。CBA各队在成立之初尽管性质不一,但大多数上都是由各省体育局(负责出球员比赛和青年队培训)和企业(负责出钱运营发工资)来合作共建俱乐部,比如北京首钢男篮俱乐部就属此类模式。但首钢俱乐部又想要有所营收,渐渐的也开始学联赛冠名一样给球队另找一个冠名商,比如金隅地产,所以2014-15赛季之前的北京男篮的全称就是“北京鸭首钢篮球俱乐部金隅篮球队”。


在这其中,首钢是俱乐部的出资方,而金隅则是球队的冠名商。虽然冠名商的加入让球队获得了不菲的赞助,但这在事实上也形成了CBA球队名字的乱相。并且随着CBA联赛的发展,这种冠名商的副作用日益加剧。简而言之,球队冠名商模式的持续让CBA出现了三种尴尬乱相:


天山银行为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旗下的男篮冠名


天山银行为新疆广汇篮球俱乐部旗下的男篮冠名


第一,球队全称之复杂令人发指。


以目前的广东男篮为例,他们的全称是“广东宏远华南虎俱乐部东莞银行篮球队”。在这其中,广东是球队的所在地,宏远集团是俱乐部的运营方,华南虎是俱乐部指定的吉祥物,东莞银行是球队的冠名商。球队全称长达17字之多,而且两处嵌有商业化意味很浓的企业名称,且不说媒体无法有效宣传、球迷无法口口传颂,就连俱乐部自己在宣传球队时都很难把全名说清楚。而事实上,广东男篮的名字在CBA各队中已属“短小精炼”,最长的名字是吉林男篮的全称——“吉林九台农商行东北虎俱乐部九台农商银行篮球队”,该队全称多达22字之多。


为了规避乱相,篮协曾对球队的全称做出规定:一个球队的全名应该由所在省市(或者军队)+企业+吉祥物+“篮球俱乐部”+冠名赞助商+“篮球队”组成,比如“新疆广汇男篮飞虎俱乐部天山农商银行篮球队”,该顺序不可乱动。不过,俱乐部的运营方的下属企业或企业本身同样可以冠名球队,比如八一男篮的全称就是“八一富邦篮球俱乐部双鹿电池男子篮球队”。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CBA冠名乱象:队名21年变11次 为2千万丢金矿 | NBA大全-专业体育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