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哥伦比亚的法外之地:游击队与毒枭谁更嚣张?

2020-02-18 12:13:04 阅读 76 views 次 作者:姚文旭

本文节选自《拉丁美洲的政治与发展》,编者:[美]霍华德·J·威亚尔达、哈维·F·克莱恩,译者:刘捷、李宇娴,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书摘|从发达国家跌落的阿根廷,经历多少政治风云?

3种类型的非法武装人员影响着哥伦比亚:游击队、毒贩和准军事团体。每一类型都有非常不同的一些目标——分别是,从外国利益集团和国家精英们的手中夺取权力和财富,非法毒品的生产和输出,消灭游击队和左翼激进主义。所有的团体都使用暴力,包括暗杀政府官员和社会活动家;绑架、酷刑、谋杀和敲诈平民;气势汹汹地招募低收入的年轻人。所有3个团体的资金至少部分来自贩毒活动,每一类型的团体每年的收入总额达数亿美元。

游击队组织

在20世纪60年代的初期,游击队开始填补哥伦比亚偏远地带的制度真空地区,履行诸如安排道路与桥梁建设和维持秩序(尽管是一种威权主义和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秩序)等近乎国家级别的职能。20世纪80年代,在哥伦比亚活动的游击队组织主要有4个: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民族解放军(ELN)、4月19日运动(M19)和人民解放军(EPL)。后两个组织在1990年遣散并建立了政党;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民族解放军和人民解放军的残余仍在坚持武装斗争,有时合作,有时又是对峙的不共戴天的敌人。

书摘|哥伦比亚的法外之地:游击队与毒枭谁更嚣张?


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拉美历史上最大、最富有和最老的游击队组织。在21世纪前10年之初的高峰期时,它有2万多名经过训练的武装人员。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一些据点创立于一些边境地区和种植非法作物的少量移民和农民之中。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根子在于20世纪40年代的自卫队,它一直与共产党关系密切,在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一些公报和采访中仍能找到马克思主义的词藻。

在20世纪90年代,由于多种原因,民众对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支持度陡然下降。苏联的解体终结了关键的资金来源,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吸引力逐步减弱。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更多地依靠可卡因和海洛因行业、绑架勒索和在农村地区敲诈农牧场并做其他生意弥补收入的不足。一些准军事组织和政府军加紧攻击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就调整战术,以伤害平民来作回应。虽然使用地雷和毒气筒炸弹拥有最广泛的影响力,但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也绑架当选的官员。当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在波哥大城中心炸毁一家高档家庭娱乐场所时,这个组织就输掉了为赢得公众同情的战斗。

在整个21世纪前10年的初期,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不停地扩大地盘和扩充自己的军队。安德烈斯·帕斯特拉纳政府(1998—2002)设立了一个大范围的停火地带,以便推动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和平谈判,但游击队却借此加强自己的力量。这激怒了军方,引起华盛顿的警觉。以前的几位总统都曾为与游击队谈判遭到过反对,而现在普遍的看法是,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所作所为背信弃义,试图取得军事胜利。帕斯特拉纳取消了谈判,军队涌入停火区。

在2002年的选举中,大多数选民选择了阿尔瓦罗·乌里韦,他允诺将采取强硬路线对付游击队,发动了哥伦比亚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事行动。按照哥伦比亚法医学与司法科学研究所的说法,乌里韦战争直接造成了7.5万多人被杀害。一些游击队撤出了该国的一些地区,它们的队伍缩小了。从2008年至今,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遇到了更多的挫折。政府轰炸了厄瓜多尔境内的一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营地,杀死一名担任国际发言人的领导人,并缴获了他用于情报目的的便携式电脑。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70多岁的创始人死于自然原因,其余的指挥官们被政府军打倒。逃兵和哗变的人数上升。政府军还救出了一群遭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扣为人质长达6年的政治家。这是政府在宣传上的高明一招,游击队失去了一个宝贵的讨价还价的筹码。

书摘|哥伦比亚的法外之地:游击队与毒枭谁更嚣张?

但是,当桑托斯总统就职时,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仍有1万多名战士分布在多个地区。桑托斯2012年宣布,为永久结束战争行动,与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的谈判正在哈瓦那进行。桑托斯拒绝使用其前任用过的语言,称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是武装的政治对手,不是一群罪犯或恐怖分子。谈判的正式议程包括被遣散的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战士的权利和保护措施,土地改革与农村发展,冲突受害者的赔偿和司法制裁,减少非法毒品生产的各种策略等。除了第一项,桑托斯政府正在按照这一议程行动,这似乎象征着对终止冲突、和平建设方面的谨慎兴趣。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书摘|哥伦比亚的法外之地:游击队与毒枭谁更嚣张? | NBA大全-专业体育资讯网